筑梦天下—人物访谈  
 
筑梦天下—人物访谈
筑梦天下—人物访谈|独一无二的艺术人生!
( 2019-9-1    浏览:105)   
    

 

现代著名的自由诗者
独立艺术画家

刘卫贤


 
 

“拾道金光临宅第,杨花瑞气进门庭”

大良的锦岩山下,坐落着明清时期的一座老宅。它静静地在这里已经一百多年了。和岁月一起沉淀的故事,旁边的古井知道,隔壁的街坊邻居却甚少知晓。

青砖石墙和满洲窗上的彩色玻璃交相辉映,院子里有着160多年树龄的杨桃树几经风雨。繁忙而熟悉的都市生活被隔绝在外,恍惚间给人一种时光逆转的错觉。

 

2015年6月,刘卫贤和妻子朵朵很有缘分与老宅相遇,租下这座将近600平方的老宅,同年开始了修复改造。作为一名当代艺术家,刘卫贤对旧物和建筑有着特别的热爱,他一直坚持“修旧如旧”,因此在修复的过程中尽可能保留宅子原来的格局和面貌。

一开始的工作也只是修修补补。清理破旧的木头,重建坍塌的墙体,给门刷漆,等到下雨的时候观察哪里的瓦片会漏水……就这样修修补补,除除草,古宅一日日逐渐恢复生机。

刘卫贤为修缮好的老宅取名“拾杨第”,意为拾起历史的精粹和老去的事物,扬名立万再现往日的辉煌。见证过富贵人家的精彩故事和风光,经历过破旧衰败和风风雨雨,如今又重现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Q:艺术源于生活,但是又高于生活!不管是刹那灵感还是生活发现,都是日常生活因素、感情因素等的一种融合的力量,这种力量赋予艺术创作无形却又特别的生命力,那您能分享一下您的作品的生命力在哪吗?

刘:如果要说到我的一个绘画艺术的创作的话,很多人会以“画画”称之,其实“画画”只是一种兴趣、爱好的表现。在艺术的圈子里,有的人称为画家,他们也会出作品,但他们的风格会各有不同,也有一些称为画匠,就是每天不断的在做作品,不求作品的质量,只求它的时间还有经验,融合了他的技巧,把这幅作品呈现出来。

但从我的创作角度,我的是绘画创作,是一种艺术,因为我的综合性是很强的,我的艺术更多的来自于创作,我花了20~30年的时间,去改变这些,就是为了做深度和思想里面的一种创作。

我的家庭背景、一些经历、生活的点点滴滴,在我创作的作品里,它给我赋予了生命力。我的作品里面,它的每一个点、每一个符号都是有代表性的,我更多的希望的是有人说,看到了你的深度,看到了你的艺术创作的情感。

我喜欢把内心的那种幸福感表现出来,还有一种精神的心才会变得更加的幸福,我所有的东西,都是幸福的,他赋予我创作艺术的生命力。艺术的道路上的一个所求,可能人生每一个阶段它都会有一点点这种东西,我曾经也创作过一些哥特式的作品,有孤单绝望是很正常的,但是我发现这不是我想要的,我希望我的作品里,看到的东西,都是有生命力,有幸福感的,能跟大家产生共鸣。

 
 


Q:艺术创作的背后,与创造性不可分离,而精神病的状态和创造性一直有着一种浪漫的关联。柏拉图曾经就写道:创造性是一种天赐的疯狂,究竟这种关联是一种浪漫的理想化,还是一种实质性的相关性?

刘:人的骨子里面都会有一种天赐的基因,有属于自己的一种天赋,我天生是一个浪漫的人,但是我们从这种平凡的行为里,比如说在我的作品里,就会有很多浪漫的表现,大家可以从我的作品里看到我是一个多姿多彩的人,有生活追求的人,我经常被称为风流才子,其实这种风流源自于才华,我经常写散文、写诗歌,都是情感的体现,我特别喜欢,用精神层面的东西去感染别人,只要我有精神层面的东西,它就被赋予了感情了。

 

Q:艺术流派有很多,一个艺术家曾经说过“对定义、规则、术语、主义、派别之类的东西深恶痛绝。它们本身即是一种局限,一种束缚,甚至是一种亵渎,对艺术的亵渎。是一种庸俗”您怎么看待这句话?

刘:艺术就不应该分流派!流派是一种个人自我的表现,这么多年以来,野兽派、印象派及现代派等,中国就不应该有,我们就是一个大家庭,我们的艺术和设计是融合分不开的,设计给了艺术的一个创造的机会,艺术提升了设计的某一个领域,两者不能分离,就必须要融合,艺术就是艺术,不要分流派。

我们只要实实在在的做艺术,艺术是能够把我们的世界和社会变美的。我觉得我们更多的是需要融合,创造出更好的作品,更多留给世人美好的事物,我不愿意加入什么流派,流派本身就是一种控制局限,会把我们艺术家的创造力局限了,我不想我的艺术生涯、我的创作艺术有什么局限。

 

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,只为遇见更好的自己,遇见更好的风景,让最好的都走在时光的终点!——刘卫贤


 
2014时代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   网站维护:
联系我们  |  收藏本站
E-mail:xujianlin@21cn.net  Tel:+86-750-2213722  13902554668  Fax:+86-0750-2228330